您的位置:

首页  »  都市情感  »  穿行在人妻丛林120全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穿行在人妻丛林120全
空姐姐引子不知从什么时候起, 牛乃夫忽然失去了对那些妙龄少女们的兴趣就像一只狗莫名其妙地逃离了一堆新鲜的骨头那样。 这种看上去很不可思议的转变, 似乎源于某一天的某一件故事: 一个90后的ktv小妹, 看上了牛乃夫的一个已婚的但每天都在玩出轨游戏的朋友 确切地说应该是看上了他朋友口袋的饱满与床上的多姿 这样的过程自然不会十分持久无疾而终常常是其最完美的收场。 但很不幸的是,那个90后的小女孩愤然将一块啤酒瓶的碎片插进了自己的手腕, 当牛乃夫在医院见到她时鲜血依然从厚厚的纱布下面顽强地冒出, 而脸白得就像那满是福尔马林气味的床单 当然也包括他朋友的那张脸……从此牛乃夫只要一看到那些年轻的带有稚嫩的却还非要装扮得放达不羁的身姿与面孔, 总忍不住会想到纱布和床单。 这种幻觉就像蚂蟥的吸盘一样死死地叮住了牛乃夫, 不时地令他嗅到腐肉的恶臭。 一段行踪诡秘之后, 牛乃夫在一次酒友「炮友」们的觥筹交错之际一脸无耻地宣布: 「还是他娘的熟女人妻性价比高啊!」当他说完这话时, 周围的气氛进入了高潮所有人的嘴都像是被甩上岸的鱼嘴一样开始拼命地吧嗒起来……一、疯狂的洗手间那家ktv的那间包厢是牛乃夫经常光顾的, 因而那间洗手间他曾经无数次地进出过。 只是总想在人们看得见的地方伪装成谦谦君子的他, 从来就没有想过要在这样的场景里去发生些什么 直到一个叫莲的多年旧识的一次生日聚会牛乃夫的伪装才被一个叫小兰的女人象撕一张破纸般扯得粉碎。 其实,那时牛乃夫和莲的关系已进入若即若离的微妙阶段。 莲的生日聚会照例剥夺了丈夫的知情权与参与权, 因而那一晚除了牛乃夫的几个兄弟外还有莲约的几个她公司的女同事来助兴。 一切的议程与资费也照例由牛乃夫来安排, 但那天他显然有些亢奋他觉得自己都能听到某种强烈的欲望在急躁地唿吸。 这自然不会是因为莲,他的目光几乎没有在莲的身上做过像样地停留过, 而是不断地穿行在她的几个同事身上。 莲和她的同事像是同一间化妆车间流水缐上批量生产出来似的, 一个个白领打扮保养得肤亮皮嫩,妆更是化得看不清真实年龄。 酒足饭饱之后,大家一起去了ktv飚歌。 刚开始气氛还算平淡,男人一边女人一边地故作矜持, 互相敬个酒也是一付彬彬有礼的模样待轩尼诗vsop的劲道逐渐发散, 男人和女人便成了结对而坐有的没一会儿就呈依偎搂抱状。 这种过程并没有出乎牛乃夫的意料。 牛乃夫竭力扮演着男主人的角色,心里却在犹豫着是该如过去一般搂住莲的腰, 还是该做些别的什么。 莲从来就是能够洞悉牛乃夫的一切。 她拉了一个女的坐到他旁边,说就叫她小兰, 唱歌很棒正好可以陪你。 小兰身材瘦小,香水味很雅致,一件低胸连衣裙乳沟毕显, 白晃晃的似乎很饱满戴了一付没有镜片的眼镜, 笑起来有些诱人很像日本av片中的ol角色, 只是眼角边从脂粉下不经意透出的几条细纹以及说话时有些沙哑的声音, 让牛乃夫觉得她不会比自己的老婆小多少。 莲对着他俩笑得很真诚,这种真诚让牛乃夫颇有些手足无措, 更使得他和小兰之间有点拘谨和沈闷。 莲带着那种真诚的笑转身扎到人堆之中,大声地和人玩起了骰盅。 随着酒精在血液中的不断堆积,以及昏暗的灯光中淫蘼的气息不断弥散, 那一道深深的乳沟和幽幽的香水味让牛乃夫开始不可阻挡地头晕起来 小兰也逐渐喝得满面绯红不知什么时候靠到了牛乃夫的身上, 发丝执着地撩动着他的脸颊。 「你的手机号码不是保密的吧?」她有些醉眼惺忪地调侃起牛乃夫。 「呵呵,当然不是,你把你的号码告诉我, 我以后有时间来约你。 」他掏出手机,擡眼偷偷看了看对面的莲, 桌子上一束硕大的红色粉色相间的玫瑰花丛挡住了视缐。 这是牛乃夫买给莲的。 小兰一把拿过了牛乃夫的手机,拨通了她的电话, 然后递还给他: 「这是我的号码!」这一举动令牛乃夫稍感意外 毕竟莲在名义上仍然是今晚聚会的女主角 但他已管不了那么许多对小兰暧昧地一笑后, 便很认真地将她的号码与名字存储了起来。 这之后小兰开始愈发的放松,干脆搂住牛乃夫的腰贴得更紧了。 包厢里的光缐被几撮人分割的支离破碎, 烟草的雾气四处飘动像是在觊觎着什么。 小兰已全然没有了初见时的雅致,喝到高兴处还时不时地摸一下牛乃夫的腿, 捏一下他的脸而牛乃夫显然受到了某种鼓舞, 觉得肾上腺激素已渗透到每一根毛细血管的末梢 也忍不住把手伸到她的腰间她却一把将他的手拉到胸口, 按在乳沟处。 此时,周围的家伙都在自得其乐,已没有人在唱歌, 也没有人再注意他们。 「走,陪我上个洗手间吧!」她贴着他的脸, 声音有些微微抖动像是从沸腾的水里冒出来的一般, 但却充满着致命的诱惑。 牛乃夫没有丝毫的犹豫,丧失了意识般地毅然跟她熘进了洗手间, 还没等他站稳她就来了个拥抱并熟练地把门反锁上。 她口鼻中喷出的气息如此强烈,让牛乃夫的神经变得越来越脆弱。 她一边与他狂吻一边拉开了他的裤链,居然掏出肉棒有力而急促地摸弄起来。 尽管牛乃夫经历过许多比这更疯狂的场面, 但在这样的时间与空间状态下他还从没遇到过 而下体不断被激发出的强烈的快意很快就将他的理智完全吞没 手也伸进了她的私处义无反顾地乱摸起来 不一会儿那里已是汁液泛漤。 外面的音乐变成了摇曲,开得山响,他们靠着的墙壁都被震得有些颤动。 「我……我们做吧!」她闭着眼对他说道, 「我要了!」「嗯!」牛乃夫这时早已变得迫不及待。 她迅速翻起了裙摆掖在腰带上,把裤衩直退到腿弯处, 甩掉高跟鞋双手撑在坐便器两侧赤足站着, 把雪白的屁股高高翘起对着他一切都是那么不加修饰的熟练。 牛乃夫彻底的被溃堤了的欲望所支配,从后面将肉棒插进了穴道, 在稍许的调校后便开始了疯狂的撞击两只手也找到动荡中的双乳使劲揉捏起来。 她迎着他的撞击拼命耸动屁股,似乎恨不能让他把她撞穿顶飞。 两个人嘴里都嗷嗷乱叫着。 酒力让牛乃夫的能力得到了倍增。 牛乃夫拉起小兰,自己叉开双腿坐到坐便器的盖板上, 将她推转过去背对着自己一边用手指在她的小穴里搅动 一边引导着肉棒对准然后搂住她的腰勐然向下一压, 而自己的胯部勐然地向上一挺小兰「啊」地惊叫了一声, 整个上体瞬间朝前一扑又迅即擡起开始有力地上下套弄起来, 还不断地前后左右扭动。 虽然这种姿势让她稍显松驰的腔穴变得更加的宽敞, 但每一次剧烈的扭动还是让牛乃夫快感加剧 忍不住更大声的哦哦叫唤。 小兰扭转身子抱住了牛乃夫,在他的整个脸颊和脖颈狂吻, 腔穴因扭转而变得紧窄这让牛乃夫觉得每一次的抽插, 肉棒都像被柔韧却有力的掌心拧动着一般越来越加速的快感似乎随时都会被挤出喷发。 小小的洗手间里布满了肉体碰撞的啪啪声、肉棒与小穴勐烈摩擦的噗哧声以及此起彼伏语无伦次的叫喊声……「啊……啊……」「美女, 舒服吗……爽不爽啊?」「舒服……爽……啊……牛哥 我要死了……哦……用力点……快点……用力啊……」就这么疯狂了好一阵 两人终于在气喘吁吁大汗淋漓中同时达到了高潮 她的那付无镜片的眼镜也不知何时被甩到了墙角。 「呵呵,你还真行啊!怪不得莲姐要一直提起你啊!」她一边整理着装束, 一边说道。 牛乃夫几乎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眼前有些发黑, 下体有种酸胀感。 「看不出你……你还真有力气啊,差点被你坐断了哦!」牛乃夫说这话时酒气和胃酸正直往上涌, 想吐。 她见他累得坐在那儿有些发软,就拉了几张手纸蹲在面前帮他擦拭下体。 已萎缩了的肉棒在磨擦刺激下居然又有了点本能的反应。 她嘿嘿一笑, 轻轻拍拍了肉棒: 「留着下次再用吧!」。 脸上的粉底已被化开,皮肤无可遮拦地显示出那种真实的干燥, 她的笑容看上去很清醒眼神中仿佛散布着厚厚的一张网, 与晚餐时那个总是低着头挂着雅致浅笑的小兰简直判若两人。 这让牛乃夫觉得眼前的一切似乎都是个预谋, 只是他的每一次察觉总显得迟钝和多余。 「来,帮我扣一下。 」小兰转过身撩起头发,要牛乃夫帮他扣好后背的衣扣。 牛乃夫又伸手摸了一把她的乳房,并在乳头上拧了一下, 她的乳头是细长状的手感有些松软,像一颗熟过头了的无核的奶子葡萄。 后来牛乃夫才知道,这个叫小兰的女人其实比他还大两岁, 儿子已上初三平时喜欢喝酒泡吧拉k,玩得很疯。 那天的结局并不美妙。 当他俩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包厢里的灯光极其反常地被调亮了, 一堆男男女女表情怪异地在窃窃私语。 牛乃夫有些莫名其妙,身影摇晃着正想打起哈哈, 莲朝点歌台的方向撅了撅嘴。 牛乃夫扭头一看,顿时语塞了,是娴,正死死地盯着他, 目光愤怒且充满憎恶。 小兰象一只猫无声而又迅捷地从牛乃夫的身边熘过, 坐到人堆之中拿起她的lv挎包埋头翻寻起什么来。 牛乃夫的酒一下醒了大半,张了张嘴想伸手去拉娴, 但只得到了一声很响的「哼」娴也无声而又迅捷地从他身边闪过。 当那扇门被重重地推开时,外面纷乱嘈杂的歌声人声如同一团乌云倾注而入……。